我想了许久, 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给这篇2013年最后的文章取一个合适的名字, 就索性懒得起名字了.

然后又想了许久, 发现无从写起. 但是要是不开始写一点东西的话, 可能就会一直拖下去, 写不下去了.

想想, 要是说自己的2013身上所经历过的事情的话, 感觉还是挺好的, 可以让自己重新回顾一下2013年这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么. 那好, 我就说说这一年自己学到的一些道理算了^-^.

善良比聪明更困难

"It's harder to be kind than clever". 这是Jeff Bezos(amazon的创始人)在2010级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典礼致辞上说的, 这是脑子里面能想到的第一个对于我自己来说, 很有帮助的一句话. 然后他又补充了下面的话.

Cleverness is a gift, kindness is a choice. Gifts are easy, they're given after all, choices are hard, you can seduce yourself with your gifts if you're not careful and if you do it'll probably be to the detriment of your choices.

听(看)到这段话的时候, 就马上深有体会了. 回过头去看看自己, 我觉得自己最讨别人厌的时候应该是在高中时期吧, 和高中好几个同学的关系都不是很好, 然后自己最讨厌自己的时候则是过去的这大学四年还有毕业后的大半年时间吧. 回想起来, 当时觉得自己成绩好, 有点心高气傲的, 爱搭理谁搭理谁吧. 想起来, 被我的这种鸟脾气弄的不爽的人, 似乎还不在少数呢. 我就不想一一把名字写出来, 挨个说"我错了"(写在网上也不大好). 总之无论是谁, 我很诚恳地说一声"对不起". 倒不是说希望别人原谅还是怎么地的(当然, 原谅最好了, 谢谢那些个和我已经和好的同学朋友, 谢谢你们), 至少应该自己先承认自己的不足和缺点, 然后才能够改进么.

"Cleverness is a gift", 很多东西都是"gifts", 一个出色的大脑, 或者一个殷实的家境, 或者一张帅气(美丽)的脸, 很多很多. 但是这些都是你的父母给你的, 而非你自己的"创造"或者说"选择". 智商高的人, 可以不费力气地就在学业上面取得好的结果; 家里面有钱的人, 可以很容易地就买到各种他们需要的物品; 一个天生帅气(美丽)的人, 也肯定会有许多的追求者. 或许有很多人会因为这些而产生成就感(至少几年前的我是这样的, 觉得脑子比别人好使, 多少有些成就感, "就是比你聪明"), 而忽略了, 这些成就, 其实追根揭底就是父母, 或者说世界送给他(她)的礼物, 也就是, 天赋.

"Gifts are easy, they're given after all, choices are hard". 所以, 特别想对自己说, 以后无论去衡量自己做一件事情, 最终的结果, 希望能够尽量抛开那些父母带给自己的天赋, 而去看在做这件事情中, 自己所做出的选择, 做出的努力到底有多少.

  • 如果说一件事情你做的很好, 但是综合来看, 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父母带给你的天赋, 而自己再其中所做的选择和努力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我想这种事情, 即使你最后做好, 那也许应该只是理所当然;
  • 如果说一件事情你做的很烂, 但是自己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和最优的选择, 那么就不要去太计较最后的结果. 试着看到自己在这个选择和努力的过程中, 自己得到的进步和提升. 至于没有做好, 我想, 每个人的天赋都是有限的, 可能你只是碰巧没有碰到一个对上你天赋的地方;
  • 如果说一件事你做的很烂, 但其实你的天赋在那里, 事情做的烂的原因是因为你不够努力, 选择的不够好. 请狠狠地反省自己, 浪-费-天-赋, 也许是做形容一个人的所为最糟糕的词语了;
  • 还有一种最好的情况, 把你的天赋和你的选择结合, 将一件事情完成地很好. 可能这是对于一个人完成的一件事情最好的赞美了.

上面四点, 谨记.

"Kindness is a choice", 也许有人天生善良, 那是他们的天赋. 我想对于大部分人, 善良都会是一个选择的过程, 甚至是个艰难的过程. 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想起知乎上面我非常赞同的一个答案.

问题: 如果好人没好报, 我们为什么还要做好人?

答案: 我们坚持一件事情, 并不是因为这么做有结果, 而是坚信, 这样做是对的.

相似的逻辑, 可以这么说:"选择善良, 并不是因为善良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只是相信, 这是一个人应该有的品质."

幸福怎么去衡量?

我忘了是具体是哪个周末了, 那天晚上和栋哥, 琦总他们常规地在黄龙的一席地搓一顿. 刚出一席地的们, 就有个老人家带着一个老太太, 小孙子和小女儿, 对我们说, 他们是从淮北来杭州打工的, 工作没有找到, 钱已经花光了, 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 能不能帮忙请他们吃一顿饭. 我们(其实是栋哥了)看他们的样子的确不是骗人的, 于是带着他们到边上的麦当劳, 给他们买了一份洋快餐. 聊了一聊, 知道了, 小孙子是两个老人年长一点的一个儿子(女儿, 记不清了?)生的. 但是大儿子(女儿)不务正业, 不带这个小孙子, 他们只好带着小孙子, 还有小女儿, 来杭州找工作. 接下来的, 上面已经说过了. 栋哥是好人, 是栋哥付的钱, 我也懒得找栋哥说平摊什么的, 如果这样的话, 我都能够猜到他要说什么.

在回去的路上, 栋哥开玩笑地问我:"吊男, 相比于他们, 你已经很幸福了吧?" 我当时就说:"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幸福的呢." 或许当时只是嘴上这样说, 其实那时候自己的状况确实很一般, 心理状态也很一般. 也许我并不是真的感到幸福, 或许只是觉得, 自己并没有那么差吧.

从小到大, 总是被老师, 父母拿来和别的小孩比. 我现在还记得很牢的一句比较是我初中老师对我妈说的, 然后我妈转告我的:"如果吴佚超有XXX(就不写具体的名字了)那么勤奋, 是能够考上清华大学的." 我爸妈也总是会拿别人和我来比"谁家的小孩在大学里面拿奖学金了, 不用家里面给他钱", "谁家的男孩子找了个漂亮的女朋友", "谁家的孩子很努力", 诸如此类的话. 于是, 自然而然地, 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一种和别人去比较, 找自己定位的思维模式. 比如我最喜欢的打球, 当时打球的同学里面有打的很好的, 我就拿自己和他比, 希望自己能够达到甚至超过他的水平; 在比如, 更典型的例子, 考试, 我就是要考过谁谁谁. 很长时间内, 都是这样的思维模式.

当然这种思维模式有些时候是有效的, 但是现在我觉得这种相互比较的评判方法, 在人和人之间是不适用的. 那天回去的时候, 我就认真地问自己"你到底幸福么? 你幸福的理由是什么呢?" 然后我发现自己没法给出一个答案, 如果用那种比较的思维和态度, 我没法说出自己是否幸福.

如果用那种比较的思维来判断自己是否幸福, 可能结果是这样的:

  • 如果拿我的状况和非洲国家的底层人民相比, 我是不是应该说自己生活在天堂, 超级幸福呢?
  • 如果把我和中国的普通学生相比, 我的幸福程度, 或许应该是平均水准吧?
  • 那么将我和那些家庭富裕各方面都有所为的学生相比, 我的幸福水平, 岂不是太低了?

这里就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了, 如果用和别人比较方法, 来评判自己是否幸福, 找不到标杆. 那么怎么去衡量一个人的幸福程度呢? 幸好现在的时代, 几乎大部分的知识, 只要你寻找, 都能够找到合适的答案. 我就在"积极心理学"(网易公开课上面的名字是"幸福课")这门公开课上面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里面的导师Tal说道:

How do I determine whether or not I am happy? Is it compared to someone else? Is there a certain point beyond which I become happy? Happiness is not a binary either-or, zero-one, either I'm happy or I'm unhappy. Happiness resides on a continuum. Today I'm happier than I was 15 years ago when I started focusing on this pursuit. 15 years from now I certainly hope to be happier than I am today.

然后突然觉得, 是啊, 幸福不应该是和别人比较, 而是和昨天, 上一周, 去年的自己相比较才有意义. 而且幸福不是一个独立的分量, 抛开自己以前的状态, 单独说"你现在是否幸福"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举个类比的例子, 一辆汽车从静止加速到60码, 在加速到100码, 我们不能在这辆汽车开到60码的时候说"这汽车现在的速度快", 而是"这辆汽车, 现在速度, 相比于静止的时候更快". 能够单独来说的, 我觉得应该用"开心"来定义, 更准确一点.

怎么去衡量幸福呢? 我现在的想法是, 和过去的自己做比较, 比较自己的心理状态, 身体情况, 自己所完成的事情, 自己没有完成的事情. 这样的做法, 是我现在去衡量幸福的方法.

那么, 怎么样让自己能够比以前的自己更幸福呢? 至少, 我的想法是: 用乐观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生活, 认真努力地度过每一天, 应该会有效果吧? 对于我自己, 应该有效. ^-^

(待续吧)